阔以喊我萧萧o(๑¯㉨¯๑)o
萧萧←xiāo xiāo←枵萧
叶蓝L♡♡♡♡♡VE
 

【叶蓝】糖

现在才看到qwq 谢谢勤劳的可砸!连着肝了好几天生贺辛苦了233  爱可砸!(○` 3′○)

对酒忽暝:

 @枵蕭 生日快乐!还好赶上啦~

你说想吃糖,就写个题目是糖的给你好了23333祝高考顺利,750!

=


叶修第一次见到蓝河,是在比赛馆的吸烟室。

 

他大概是在找人,推开吸烟室的门左右张望:“请问……”

 

屋内的人闻声抬起头,往屋里探进头的青年瞬间噤了声,愣在门口不知所措。隔了十秒钟那么久,叶修不太确定地开口,问道:“你是蓝河吧?”

 

蓝河呆呆地点了点头。

 

两个人并排坐在房间的长椅上,蓝河显得有些局促不安,对于叶修如何能够认出他实在想不通。叶修把烟掐掉,偏过头去看着他解释道:“在游戏里听了这么久,怎么可能认不出来。”

 

可他明明只说了两个字啊……蓝河低下头,觉得吸烟室的空气流通太差,他的胸口一阵一阵发闷。

 

他们交情不算浅,在网游里常常碰面,蓝河一向对叶修没什么偶像心理,绝没有什么区别对待。可是今天,叶修却觉得他表现得有点反常。

 

“呃,”叶修关切道,“你没事吧?见到我至于这么紧张吗?”

 

蓝河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,惊慌答道:“没有!”

 

“真的?”叶修不信。

 

怎么可能没事,蓝河面色苍白,过了一会儿甚至开始微微发抖,叶修吓了一跳,在心里深深怀疑起自己究竟有多吓人,在这个房间里进也不是、退也不是。忽然,蓝河眼神涣散地朝他看,有气无力地问道:

 

“大神,有……有糖吗?”

 

结合蓝河的状况,叶修终于反应过来,人家这哪是见了自己慌张颤抖,分明是低血糖。他一向对甜食无感,身上从来就没带过糖这种东西,连忙快步跑出了吸烟室,找苏沐橙求救去了。

 

等他回来的时候,他手里拿了花花绿绿一大把糖果,扶起瘫在长椅上的蓝河轻声安抚道:“没事了。”

 

蓝河就着叶修的手吃下一块橘子味的软糖,觉得自己终于得救,从丹田往外发功,见效神速。方才他实在是难受,什么都留意,这会儿才感觉到叶修干燥而温暖的手掌正在一下一下拍抚他的后背,他的脸立刻从白变成了红。

 

叶修见他不对劲,紧张地问道:“要不要再来一块饼干?”

 

最后,蓝河在叶修的强制下,把他搜刮来的糖果吃得一干二净。临别前,叶修嘱咐道:“下次可别再忘了带着糖啊!”

 

蓝河点头,这一次要不是他在场馆里忙得太久,还把外套忘在了休息室,他也不至于在叶修面前这么丢脸。

 

 

 

然而两个月后,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第二次。

 

天气太热,他把外套随手扔给了笔言飞,等组织完粉丝退场后,他才觉得眼前一阵一阵发黑,连忙去后场找人。可没走出几步,他就脚步虚浮,撑在座椅上走不动了。

 

“哎……”

 

随着一声无奈的叹息,一只手伸到他的面前,见蓝河反应迟钝,又好心地剥开糖纸,露出里面开始溶化的巧克力。

 

“啊——”他跟着那个声音张开嘴,甜甜的糖果就这样被塞进了他的嘴里。

 

蓝河靠在看台的座椅上平复心跳,心想,叶修又救了他一回啊。

 

“多亏你随身带着糖。”他感激道,手里摆弄着巧克力的包装纸,正是自己喜欢的那个牌子。

 

他问:“咦,大神,你也喜欢吃这个啊?”

 

叶修被问得一愣,半晌后,他盯着蓝河,深沉地点了点头。



-End-

评论(2)
热度(313)
© 枵萧 | Powered by LOFTER